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生活小事中见证大法的威德
文/中国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六日】

(一)警察:法轮功对社会确实是有好处!

孩子上二年级的时候,我和丈夫(同修)从劳教所被迫害回来,因原工作单位都倒闭了,我们俩都下岗了。物质条件比较艰苦,没钱买写字台,我们就把一把旧了的大椅子拆掉一条横档,给孩子做作业用,但是因为孩子又回到了我们身边,而且我们每天一起学法,一起做证实大法的事,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中,精神上我们是富足的,快乐的。

有一次中午吃饭的时候,孩子突然说:“妈妈,我们班主任说了,父母都下岗的只要有下岗证,就可以申请助学补助。”孩子奶奶满意的说:“啊,这孩子知道为家里操心了。”我和丈夫对视了一眼,然后我非常亲近地对孩子说:“噢,下岗证,我和你爸爸倒是都有,但是爸爸妈妈还年轻,我们还可以自己找工作呀!师父教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做对别人对社会有用的人。其实工厂倒闭后,那些年龄大的又没有文化的,他们再找工作很困难,相对来说,他们更需要帮助。我们一起都听师父的话,不要那个补助了,把机会让给那些比我们更困难的人,好吗?”孩子听后,非常慎重的点点头,高兴的答应:“好!”

过了两天,孩子回来告诉我:“妈妈,今天老师上课的时候,给我们介绍了一些世界一流大学,我决定了将来要上耶鲁大学。”我只当孩子是戏言,我觉的那对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说似乎很遥远,就问:“真的吗?为什么?”没想到孩子一脸认真的说:“因为老师说考上耶鲁大学可以免学费。”

那一刻,我很感动:感动于我们放弃了利益,而师父却给了孩子一个用金钱也买不来的远大志向,感动于孩子对我们的理解,感动于孩子的乐观态度。那时候孩子的成绩并不理想,在全班六十个孩子中排名四十多,甚至孩子的奶奶听老师说“这孩子很聪明,努努力能到全班前五名”都很高兴。

期中考试后的家长会上,没想到班主任老师却走到我面前说:“哎,这次考试我加加分,你孩子竟然是第一名!”是的,孩子的这个成绩出乎老师们的预料,也出乎我们的预料,但是又是情理之中的,因为我们心中有伟大的师父,有伟大的法轮大法。

二零一六年警察在核实“诉江”一事时,我和他们讲述了这件事,其中一位年轻的警察感叹:法轮功对社会确实是有好处!

(二)法轮功教人懂大理啊!

婆婆有两个儿子,我丈夫是小儿子,因为我们一家都是修炼人,时时处处对他人都是忍让的,所以婆婆常年都是和我们住一起。大伯哥俩口子都是大学里的职工,月收入近两万,每月给婆婆二百元生活费,后来他们把婆婆的房子卖了,又买了一套新房,我们也没和他们争,所以他们觉的过意不去,就把婆婆的生活费涨到六百,并嘱咐婆婆补贴我们的生活用。但是我和婆婆说:“你不挣钱,别人给你的钱,你自己收着,平时你自己想买什么东西比较随便。我们是修炼人不会要你的钱的。”

有一次,婆婆用我们给她的生活费买了一件T恤衫,回家后,她说是别人送的。婆婆本身受党文化影响比较深,焦虑症症状表现得很严重,总是担心别人会害她,担心下一刻就可能死于非命。所以我知道这件事后当时也没和她说,直到一年后在一次闲聊中我才和她提起这件事。婆婆的第一反应是:她得去找给她泄密的那位阿姨,为什么要给她挑事。

我看着婆婆平静的对她说:“你应该感谢那位阿姨才对。你想啊,一开始我就知道这件事,但是一年多了我也没对你怎么样,是不是?其实我觉的,你年龄大了,有钱你能自己买来东西这说明你老人家胳膊腿都还好使,身体硬朗,这也是我们晚辈的福份!以后你想要什么东西直接说,不要再这样了,因为你一旦没说实话,接下来你肯定做什么事都会小心翼翼,唯恐说漏了嘴,这样不必要的造成精神紧张,而精神紧张会加重你的焦虑,对你身体没有好处。就拿这件事来说吧,现在我和你挑明了,你心里就放下了,精神上也就轻松了,是不是?”婆婆听我这么一说,刚才的火气一下子就没了,低着头只是沉默。

我的同事中有一位退休的高中政治老师,他爸爸曾是华东军区的司令员,他也向来只认为“枪杆子才能解决问题”,而且“文革”中他妈妈被迫害死了,他一直生活在仇恨之中。当我告诉他法轮功教我这样平和处世后,他张着嘴巴愣了半天说:“以前收到法轮功小册子,我都毫不犹豫的扔掉,现在我觉的我错过了那些好东西,我要好好了解法轮功。”

我身边的一位老阿姨听说我这样处理婆媳关系,感慨的说:“啊呀,还是法轮功教人懂大理呀,现在这个世道让共产党都给糟蹋完了,这样懂大理的人难找啊!哪里有教法轮功的呀?哪里有教法轮功的呀?我想学。”

(三)你是二等奖呢!

二零零三年,我作为分厂有培养前途的管理人员被选派到总公司参加为期一个月的培训,同时被选派的还有财务科科长,她比我小一岁,算是同龄人吧,在一起相处,我们有更多的共同话题,所以每次有什么事,她都喜欢叫我陪着她。

那时我是车间的统计员兼职车间电工,因为我修大法了,所以车间主任对我特别信任,车间里什么事情都交给我去处理,有时候甚至还指派我去总公司替他开早会。当时公司里领导变动比较大,有同事调侃道:“三天不上班,不知道谁当官。”所以我对车间里的账物相符看管得比较紧,不敢轻易离开车间,不管哪个领导从车间里调运原材料,都必须留下收据,我才放行。

这样一来我的工作就很忙,所以一个月的培训学习,我只去了两次:一次是开学典礼,一次是结业考试。一方面因为修大法了对名利看得比较淡,对所谓的重点培养没有放在心上,另一方面从公司的角度来说,为了对公司对工作负责,我确实离不开,再者,我觉的培训的那些内容都很简单。因为我没有上课,所以考试的时候针对那些考试题,我只能根据自己平时的工作情况实话实说了。

发毕业证的那天,财务科长叫我一起去,并告诉我,总厂厂办通知如果缺勤超过一半就不能毕业。我说:“那我还去干什么?我一共就上了两节课。”财务科长央求我:“去吧,就当陪我了,而且正好你们车间不忙。”那好吧,我就陪她一起去了。

到了地方,我在最后面找了一个空位坐下,心想:我只是陪着别人,不被人注意最好。一会儿,财务科长竟从外面進来喜滋滋的告诉我:“我刚才去厂办查成绩,我看到获奖名单上你是二等奖呢!”

我惊讶的看着她说:“怎么可能?”“真的,我不骗你!”我看她的表情和口气不像是开玩笑,但是我心里还是觉的不大可能,便没再吱声。

结果,我不但顺利毕业,而且确实是考试成绩第二并获二等奖奖励。我心里明白这一切都是师父给的,亲身见证了师父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当日前一篇文章: 向内找去执着就是在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当日后一篇文章: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
"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