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3月26日讯】(大纪元综合报导)日本地震造成的核污染危机,引起各国强烈关注。最近中国民众经历了一番恐慌的“抢盐”风潮后,有专家质疑中国食品核污染的标准严重滞后、近日媒体又曝光深圳大亚湾核电站隐瞒多次事故、中国大规模发展核电的潜在危险、同时中国核试验基地由来已久的污染问题等等,因此询问,中国有没有核污染的风险?

据报导,中共1964年第一次核爆时的核试验基地,如今成为红色旅游景点,接待了逾40万游客。人们怀疑当局是否无知或无视人民生命?有外媒揭露,曾经参加核试验的受害老兵控诉,核试32年有19万人死亡,他们“默默忍受着所有核污染造成的种种严重后果”,这远比俄罗斯车诺比核电厂爆炸严重上百万倍。

食品核污染标准严重滞后

第一财经日报25日报导,因日本食品可能受到核污染,韩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都暂时中断日本食品的进口。但对于日本进口的鱼肉等食品是否存在核污染超标,学界专家对当前中国的检测标准提出质疑,国家规定的食品中放射性物质限制浓度标准严重滞后。

一位上海的食品安全专家表示,目前对于哪些指标才能代表已经受到核辐射污染,哪几个指标可以代表不存在核辐射污染的相关标准滞后,“包括现在的一些仪器检测都可能要在核辐射很高的情况下才能够检测出来,因而需要出台更为详细的标准来检测水产品是否存在核污染。”

上述专家表示,包括食品在内的国家标准是在全国范围内统一的技术要求,年限一般为5年,过了5年年限后,国家标准就要被修订或重新制定。这也意味着,目前通过官方网站可以查到在食品中放射性物质检测的现行标准最晚是1994年的,这些标准是否适用于当前对日本进口食品核辐射的检测,专家表示质疑。

对此,第一财经日报向上海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咨询,现在采用的检验标准是何种标准,但尚未收到回复。

中国核事故从未对媒体披露过

法广25日报导,一份关于“核安全法规体系”的内部材料显示,虽然并未发生核泄漏,过去二十年中,中国大陆核电设施中仍发生多起安全事故。如“岷江实验堆熔堆事件、秦山30万核电厂反应堆控制棒驱动机构耐压壳破裂事件和反应堆堆内构件下部支承结构严重损坏事件、大亚湾核电厂控制棒下插时间超标事件、秦山第二核电厂2号反应堆压力容器接管安全端焊缝质量事件,以及田湾核电厂众多的设备质量事件”。官方称,“这些质量事件虽未引发核事故,但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在内部总结中,核电系统的安全研究者认为,这些事故原因表现为“质量保证体系的运作有效性存在重大缺陷;为追求经济效益,忽视安全,明显违反操作规程;设计验证不足;制造厂采购失控、检验失控;核电厂营运单位采购失控、不符合项处理失控等等。”

报导称,但令人警惕的是,这些事故从未正式对媒体披露过。

大亚湾核电厂隐瞒控制棒失灵故障

近日香港媒体也曝光,深圳大亚湾核电站对公众隐瞒多次故障。国家核安全局文件存有该核电厂多次故障记录,2008年曾发现插进反应堆炉心的控制棒被卡住,未能畅顺运作,公众一直蒙在鼓里。核专家指出,控制棒失灵意味反应堆温度随时失控,一旦遇上天灾或事故,情况或比福岛核灾更惨烈。

深圳大亚湾核电站2010年10月23日发生核泄漏事故,严重威胁附近居民性命安全。根据自由亚洲电台的报导,当局一直封锁消息,延迟数周才通报。

大亚湾核电站距离香港50公里,在1987年开始兴建,主要以供电香港为目标。由于1986年刚发生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件,当时港人游行抗议,百万市民签名反对。

韩媒:来自中国的沙尘含核辐射物质

中国是否如官方所说,从未有过核辐射风险?3月18日,北京遭遇今年首场沙尘暴。据韩联社报导,韩国方面的分析结果显示:来自中国的沙尘含有核辐射物质,但是浓度不至于危害人类健康。

3月20日,据韩国教育科学技术部下属的原子力安全技术院的资料显示,最近10年中,每年发生沙尘暴的2月至4月期间都可以在空气和地表检测到核辐射物质“铯”。韩国民主党国会议员卞在一表示,这些核辐射物质可能是粘在沙粒中从中国飘过来的。

“裸奔”的中国核电

据南都周刊3月18日报导,中国核电“裸奔”20余年,至今未穿上法律外衣。目前废料处置无法可依,核燃料、核设备进出口无章可循。

然而,中国核电的发展规模却异常之大,而且集中在人口稠密、经济发达的东南沿海。中国目前正在使用的核电反应堆有13个,有27个新的反应堆在建设中,另外还计划建设50个反应堆。除此之外,还有110个提议建设的反应堆,计划在15年内完成。


中国核电站分布图(网络图片)

而且,中国的已建和在建的核电站大都在沿海经济高度发达人口高度集中的区域(江、浙、广、福建、山东、辽宁等)。 这个区域生产中国70%以上的GDP,占有50%以上的人口,出口80%以上的产品。

评论家解滨在《中国紧急停批新建核电站的惊天秘密》一文中分析说,中国沿海区域离周边国家并不是很远。不像美国那样有那么宽广的太平洋、大西洋和墨西哥湾隔着。要防止敌对国家的飞机或导弹轰炸中国的这些核电站相对起来困难得多。假如一座反应堆被炸毁,就是一个福岛级的核灾难。在中国沿海只要炸掉5座反应堆,造成几亿居民撤离核灾区,中国的经济基本上就完蛋了。解滨认为,这就是最近中共正式停批新建核电站的背后原因。

除了民用核电之外,中国核子试验基地的辐射污染不仅同样被漠视,甚至被中共拿来当做“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埋藏核废料的地方被开发成“著名”的旅游景点。

“原子城”变红色旅游景点

去年8月,加拿大环球邮报发表《中国“原子城”的无忧生活》(Living the worry-free life in China’s “Atomic City”)一文指出,位于西藏高原被称为“中国第一原子城”的安多西海镇金银滩草场上的绵羊牙齿变黑、脱落。当地一位49岁的牧羊人苏豆倌表示,在西海镇一条狭窄小溪周围地区的羊群,都有这个问题,而且由来已久。他说以自己多年的经验,这些羊的牙齿坏掉之前,还有一年时间可养。之后这些羊就嚼不动草了。一旦羊掉了牙齿,他们就把羊卖给屠户。

当地兽医告诉牧民,羊群牙齿变黑是因为核辐射。1964年中共在这里实现了第一颗原子弹的试爆。

1958年,中共决定研制核武器,基地就选在“金银滩”这片草场。此后,世世代代生活在金银滩草原上的1,715户牧民也随之迁出,“金银滩”周围1,170平方公里的草场变成了一个神秘的禁区,岗哨密布,戒备森严。

因保密需要,“金银滩”也从中国地图上消失,而且屡改其名,一开始叫“国营综合机械厂”;上世纪70年代初期改叫“兰字839部队”,隶属国防科工委员;上世纪70年代中期才改为221厂,对外叫青海矿区,中共内部又叫“第九研究所”。

现在的矿区牧场改名为同宝牧场,面积436平方公里,环抱着整个“原子城”,与当年那些核武器实验区紧密相连。中国埋藏全部核废料的坑——号称“亚洲第一坑”也在这里。

2005年,退役后的“原子城”被中共国务院命名为“国家级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海北藏族自治州旅游部门称,截止到2010年8月,该核基地已接待了40多万游客。

受害老兵控诉:核试32年 19万人死

2009年4月19日,英国《星期天泰晤士报》报导,日本札幌医科大学高田纯教授最近发表的最新研究显示,中国1964年到1996年间的核武试爆祸害无穷,造成多达148万人接触到核落尘,其中19万人最后因辐射相关疾病辞世;报告指出,中国三次最大型核试产生的辐射物,为1986年俄罗斯车诺比核电厂爆炸意外的400万倍,夺去的人命远远超过其他国家核试造成的死亡人数,高田甚至将核落尘形容为“空气海啸”。

高田纯教授指出,中国政府在32年间进行了46次核子试验,总爆炸当量达到2千万吨,给周边居民带来巨大的健康损害和环境污染。最大型的核子试验曾达到4百万吨级,爆炸力相当于前苏联核子试验的10倍。

而据中共内部档透露,有129万人受到核辐射,其中死亡达75万人之多。

当时派驻新疆罗布泊核试场的8023部队老兵,吐露当年他们徒手捡拾辐射性碎片、清洗曾飞过蕈状云的飞机、士兵因为怪病或罕见疾病早死、孩子得到不知名癌症的故事,这些老兵目前约五十到七十来岁,身体都不是很好,甚至祸延子孙:一名士兵现年三十七岁的儿子,因长期患有慢性免疫疾病不良于行,数十年来他们家人花费大笔金钱动手术,两、三代都病痛缠身。

新疆核子试验场中心黄羊沟,距离人口稠密的库尔勒市和焉耆县以及近百万人口的水源地——新疆第一大淡水湖博斯腾湖仅仅270公里,距核子试验场后勤城市马兰仅180公里,距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二师三十六团场仅127公里。

据日本中亚史专家金子民雄先生回忆,他在罗布泊地区进行田野调查,在现场作业的时候,眼睛不停流泪,泪中渗着血,喉咙难受,鼻子还流血。

一位曾经在新疆工作多年的旅美学者在回忆文章中这样写道:“……那里核污染情况,已到了怵目惊心的程度,凡是靠近核子试验场方向的树木,树叶全部脱光,长满鱼鳞片的皮肤病患者和毛发脱落等症,随处可见,试验基地每进行一次核爆炸,远在万里之外的日本,便向中国递上照会,严重抗议,说是原子放射的尘埃,已随风飘到日本上空,污染了日本的环境,而近在试验场数百里之内的几百万中国人民,包括汉人和少数民族,却默默忍受着所有核污染造成的种种严重后果。”

评论
2011-03-26 10: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